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声消息术的真相
无声消息术的真相

 这几天我的心情很激动,因为我看到的一些事儿太令我吃惊了。前几天,父
亲教会了我无声消息术,我就用这招逛了一下山庄。和父亲说的一样,只要不是
在别人的注视下使用这招儿,就不会有人注意我。

  学会这一招儿的第一晚,我想去偷看一下父母在做什么。当我看到两人房里
发生的事情后,我立刻惊呆了。父亲不在房里,在他们床上,一个身体结实的高
大壮汉压在母亲诱人的身体上起伏着。男人粗大的鸡巴一次次在母亲的阴户里抽
插,在男人的抽插下,母亲发出了骚媚入骨的浪叫。虽然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
母亲骚浪的样子,但是母亲当时的表现,竟然比以往淫浪下贱的多。

  当时我在房外看了很久,那个名叫战无敌的男人在半个时辰里,把母亲肏上
了四次高潮。当他在母亲的身体里射精的时候,母亲那高亢的浪叫在我耳边回荡
了很久。原本我以为母亲的情人是妹夫,现在看来应该说妹夫是母亲的情人之一。
只是这个战无敌的身份我很奇怪,因为他和母亲的关系实在是太亲密了。在肏过
母亲之后,竟然毫不担心父亲回来,搂着母亲就睡了。之后,我又去找父亲,最
后我在后山找到了他。

  当时,父亲在后上的温泉里抱着山庄外院总管金雄的妻子蔡莹肏干着。蔡莹
很骚,在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清楚了。她的眼神儿仿佛会勾人,只要看到她
的眼镜你就会想肏她。虽然她不如母亲、二娘她们漂亮,不过绝对比她们吸引男
人。同样是第一次见面,敢勾引她的男人绝对比妈妈她们多,因为母亲和二娘她
们给人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像骚货。父亲抱着蔡莹丰臀肏干时候的表情令我很惊讶,
因为他在我的心中一直是严厉又慈爱的。当时那仿佛色鬼一样淫笑的样子,让我
有点儿陌生。不过在陌生的同时,我也有点儿兴奋。如果父亲能用那样的神情压
在我妻子的身上就好了。

  第一次使用无声消息术的结果令我很兴奋,那之后我就爱上了偷偷看那些情
景的感觉。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去偷看,而我也发现了山庄众人更多的秘密。例
如,妈妈除了那个名叫战无敌的男人之外,还和冯天豪伯父肏屄,而且爸爸还知
道,因为爸爸也和李映雪伯母肏屄。爸爸和伯父现在正努力把伯母变成骚货、比
妈妈还骚的骚货。妈妈还瞒着爸爸给福伯肏,看到福伯那年纪不小的身体压在妈
妈身上起伏的时候,我的心里总算是特别的兴奋。尤其是福伯的儿子吕峰还经常
偷看,让我兴奋极了。

  母亲和父亲的生活令我吃惊,而即将嫁给父亲的二娘的事情也令我不敢相信。
马上就要嫁给父亲的她,竟然和她曾经的公公、以及爸爸的徒弟乱伦肏屄。当我
看到蒋峰和旋聪师弟的鸡巴在在二娘的阴户和屁眼儿里一起抽插肏干的时候,我
的脑中立刻浮现了师姐被他们前后夹击的情景。

  对父亲的大徒弟旋聪,我心里总有着非常特别的感觉。不只是我,就连师姐
也是。每次只要离得他进了,我们就忍不住紧张,身体忍不住燥热起来。尤其是
师姐,每次和她离得近的,心中就忍不住浮现淫靡的情景。事后她告诉我的时候,
眼中总是露出羞涩的神情。我并没有太惊讶,因为离他近的时候,我的脑中也会
浮现他抱着我屁股肏的情景。

  虽然旋聪师弟的鸡巴很厉害,但他的妻子还是偷情了,对象就是父亲这个坏
师傅。当我看到若雪师妹坐在父亲的怀里耸动身体,阴户不停套弄父亲粗大鸡巴
情景的时候,我的心里惊讶极了。因为我没想到,正直的父亲竟然会肏自己漂亮
的女徒弟。若雪师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温柔又大方,有着即使比起十大美女之一
的师姐都不差的相貌、身材的她,长相很清丽脱俗。不过当看到她骑在父亲的身
上耸动身体的时候,我为她淫靡的样子吓了一跳。我没想到,看起来清纯的她竟
然那么骚。看到那个情景,我的脑中满是妻子苏云骑在爸爸的身上耸动身体的情
景。

  家里女性的淫乱深深的刺激了我,让我非常想让我的师姐、心爱的妻子苏云
也变得淫荡。尤其昨天的时候,我发现母亲竟然又和妹夫肏在了一起。在去探望
师傅和师娘的时候,还发现了两人欢好的痕迹。师娘……又露给我看了。

  清晨的阳光中起来后,我看着一脸舒爽躺在床上的妻子,看着昨晚我在她肩
膀、乳房上咬出的齿痕,我的心中有些迫切的期待着她能勾引男人。我知道,师
姐很想勾引男人,但是她却不知道如何做。因为她一直都是以好女人的形象出现,
根本不知道如何做一个淫妇。

  叹了一口气之后,我离开了房间,留下妻子继续休息。在出门前,我看了一
眼妻子裸露的背影,然后就离开了。离开了房间后,我就去找父亲了。当我走进
父母的住所后,发现师弟周旋聪正一脸紧张的低着头。师弟紧张的原因很简单,
一个人在屋里的母亲正赤裸着身体、缓缓的穿着衣服。

  “旋聪,你以后就不能找个好时间来吗?不知道打扰美女睡觉是很失礼的吗?”
母亲一边说、一边缓缓的穿着肚兜儿。

  发现自己系不上之后,她一脸坏笑的说道:“聪儿,既然打扰了师娘睡觉,
就来伺候师娘穿衣服吧!来!帮师娘把肚兜系上。”

  听了母亲的命令后,旋聪师弟一脸不知所措的站着。如果我不在,我想他会
大着胆子照做。毕竟我可是偷看到好几次他背着父亲和母亲亲昵,但是在我面前,
他绝对不敢有任何出格的行为。而我又不能告诉他“别介意,我喜欢看你轻薄我
母亲。”

  发现旋聪没有行动后,母亲白了他一眼,就好像是在说“胆小鬼!”似的。
然后母亲转头对我说道:“乖儿子,你师弟不肯,帮妈妈系上吧!”

  母亲发话后,我立刻就上前帮忙了。母亲的身体很美,即使是比起年纪小她
不少的师姐都不差、甚至可以说更性感诱人。她身上那成熟女性特有的风韵,有
着令我深深迷恋的淫媚。想到母亲完美的身体曾经有很多男人享受过,我的心里
就忍不住的激动。“如果我能叫那些肏过妈妈的男人野爹就好了!”

  妈妈的背、臀、修长的美腿映在我的眼里,令我忍不住的口干舌燥、咽起了
口水。发现我的情况后,妈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为自己的身体连亲生儿子都能
迷住而感到开心。在妈妈得意的笑容中,我一点点的帮她穿上了衣服。在穿衣服
的时候,我的手免不了碰到她的身体,那柔滑的触感令我喜欢极了。

  我为妈妈穿好衣服后,我感到胯间的鸡巴也已经完全挺立了。幸好我穿着父
亲给的内裤,否则就丢人了。穿好衣服后,妈妈一脸调笑的对我和师弟说道:
“你们去后山的树林里摘一些如意花,你父亲和二娘的婚礼上需要一些。”

  听了妈妈的吩咐后我有些失望,而师弟则是一脸解脱了的表情。看到我们两
个不同的表现,妈妈使劲儿白了师弟一眼,然后就把我们赶了出去。听从母亲的
吩咐,我和师弟拿着竹篮就向后山走去。对这样的工作,我心中有些不满,因为
这明显是女人的工作,但是妈妈却让我和师弟两个大男人做。虽然我很喜欢师弟,
但是这样的方式相处我可不喜欢。

  如意花在豪侠山庄的后山有不少,只要找的话,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足够
的分量。由于如意花生命力强,即使是不用照顾也可以长的很好,所以代表的意
义就是吉祥如意,在喜庆的日子经常使用。

  我和师弟在找了一会儿之后,就装满了半篮子的如意花。就在我和师弟快要
完成任务的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一条隐藏在草丛中的蛇咬中了师弟,看到那
条蛇身上的斑纹,我立刻惊呆了,因为那竟然是条淫炼蛇。没有顶级超一流高手
的功力,想要靠自己逼出毒素是不可能的。而现在想要解除师弟身上的毒素,只
有用解除淫炼蛇毒素最普遍的方法了——让他发泄欲望。

  此时,在师弟身边的人只有我,如果想要让师弟发泄也只有我能做得到。看
着师弟帅气、比我还要年轻很多的脸,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脱光了我们身上的
衣服后就抱着他进入了树丛。当我解开了师弟身上被我封住的穴道后,他立刻做
出了最本能的行动,把他身边阴气最重的我推到在地。挺立的粗大鸡巴在我身上
寻找了半天之后,在我的配合下插入了我的屁眼儿。然后开始了疯狂、毫不怜惜
的大力肏干。

  师弟的鸡巴很大、很硬、很烫,客栈掌柜和小二的鸡巴根本就没法比较。当
他插入的时候,我经验极少的屁眼儿立刻传来了撕裂般的痛楚,在这痛楚中,我
忍不住痛呼出声。不过在痛呼的同时,我的心中竟然感到非常的开心,因为我的
身体再次被男人占有了。师弟抱着我的美臀大力肏干的时候,我心里忍不住的想
到“要是我能和师姐一起服侍师弟有多好。”

  在这样的期待中,我的屁眼儿慢慢的适应了师弟粗大的鸡巴,在师弟大力的
肏干下,我开始扭动美臀迎合他的肏干,得到我的回应后,只剩下本能的师弟肏
的更加的疯狂了。原本我以为师弟很快就能发泄完心中的欲火,但是我错了、错
的离谱。师弟身上的精力就像是用不完似的,粗大的鸡巴在我的屁眼儿里不停的
抽插、肏干,肏的我舒爽异常的同时,也让我连连哀求,希望他能恢复理智放过
我。不过结果却没有按照我的期待来,师弟在一次次的抽插中,鸡巴越来越大、
越来越令我受不了。在他肏干下,舒爽至极的我,一次次的射精,不停的浪叫。
在不知道被肏上了高潮多少次后,我终于昏了过去。

  在迷迷糊糊之中,我醒了几次。每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师弟兴奋的脸,
感受到的都是强力的肏干,然后在快感中再次昏了过去。当我彻底醒来、师弟也
完全得到满足的时候,时间竟然已经黄昏了。他……竟然肏了我整整一天。

  当我完全清醒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脸惶恐的跪坐在我面前师弟,在他的眼
中,我看到了自责、看到了迷茫、还看到了一丝我不敢确定的……迷恋。当我想
起身的时候,屁眼儿传来一阵剧痛,令我忍不住的呻吟一声,然后再次倒下。师
弟看到后,立刻紧张的把我抱进了怀里。

  “师兄,你……你没事儿吧?对不起!我……我……”师弟一脸自责,不知
道说些什么是好。

  “别介意,我……不后悔!”我在师弟的怀里轻声的说道。

  听了我的话后,师弟紧紧的抱住了我,然后大着胆子说道:“师兄,我……
知道这样不应该,但是……得到你之后我很开心。我……希望以后还可以这样对
你,行吗?”

  师弟的话令我心里由衷的感到开心,没想到他肏过我之后没有觉得恶心,竟
然还想我和我在一起。

  “当然可以!师兄……很开心。不过……你不会觉得恶心吗?师兄……是男
人啊!”我一脸忐忑的说道。

  听了我的话后,师弟捧起了我的脸,然后深情的吻上了我的唇。在唇舌纠缠
了一会儿之后,他放开了我,然后紧紧抱着我说道:“师兄,我知道这样很奇怪,
但是……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忍不住想对你这样。除了师兄你之外,只有师
娘给我这样的感觉。我……很过分吧?不但对你这个男人感兴趣,还想对你的母
亲这样。”

  “师弟……没关系,师兄不介意。无论是我的母亲还是我的妹妹,甚至是我
的妻子、未来的女儿也罢,只要你喜欢,我全多帮你肏她们。”我坚定、有些痴
迷的说道。

  听了我的话后,师弟露出了吃惊的神情看着我,然后温柔的说道:“师兄,
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了。师弟我喜欢你,可不是为了利用你来得到你身边的女人。
你这样做,不但是对师弟我的不信任,也是对她们的伤害。”

  师弟的话令我的心里暖暖的,然后我轻声的对他说出了除了父亲之外,没有
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师弟,我……喜欢看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奸淫。我知道这样很变态,但
是……我就是喜欢。我身边最亲近的女人就是母亲、妹妹和妻子。如果你能把她
们征服在胯下,让我伺候你们肏屄……那我就太幸福了。”

  我的话令师弟一脸愕然的看着我,他实在是想不到我竟然会有这样的爱好。
他呆愣了好一会儿之后,轻声的问我道:“师兄,你……说的是真的?”

  “嗯,因为这个爱好,我……曾经坐视过你嫂子被淫贼迷奸过。就连……就
连我自己都搭进去了,师兄的屁眼儿就是那时候被两个男人破了处。对不起!”
我羞涩的说道。

  看着我羞涩的样子,师弟一脸吃惊的看着我,在确认我没有撒谎后,他一脸
坏笑的把手伸到了我的胯间,在我的阴茎和卵囊上捏了几下后说道:“师兄,你
是我见过的最贱的男人。”

  我张开双腿,任由他捏弄的同时,轻声的问他道:“这么贱的男人,你喜欢
吗?”

  “喜欢?何止!师弟我爱死你了!师弟一定满足你的愿望,让你看看嫂子怎
么在我的身下承欢。”说完后,师弟就把我扶了起来。

  兴奋的我幻想着师姐在师弟粗大鸡巴的肏干下被征服的情景,甚至忘了屁眼
儿的痛楚,穿好衣服后就和他下山了。我和师弟不知道的是,当我们离开之后,
父亲和母亲正在不远处看着我们。

  “老婆,看到旋聪那么勇猛,你是不是很想试试?”父亲坏笑着问母亲道。

  “想,但是有点儿不敢。那孩子对我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强了,如果我真给他
肏了,我可不认为自己能把持的住不爱上他。”妈妈一脸无奈的说道。

  “爱就爱呗!只要你心中最爱的是我,我才不在乎你爱多少男人呢?再说了,
你现在难道没爱上老二?”父亲笑着说道。

  “坏蛋!那我就不客气啦!再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妈妈骚骚的说道。

  “戴就戴吧!老公我不怕。因为徒儿的老婆我已经肏过一个了,你要是给他
肏了,他另一个老婆我也不会放过了。而且……咱们儿媳我也想试试。”父亲坏
笑着说道。

  “大坏蛋!”母亲娇嗔着说道的同时,笑着靠在了父亲的怀里。而父亲的手
则伸进了母亲的衣裙中,然后大力的揉搓起母亲的丰臀来。

  ……

  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对话我并不清楚,现在我心里想的只有师弟要去肏我心爱
的妻子了。虽然最近和妻子在肏屄的时候总是说很多淫话、她也很想给人肏,但
是真的让她行动时,除了趁着南宫师弟昏迷时搓弄鸡巴之外,她什么也没有做过。
就连被父亲看到我们的游戏,她都羞得不得了。我不知道现在带师弟去她会不会
同意,但是我等不及了。因为我清楚的明白,如果我们不跨出那一步,这辈子大
概都会像师傅和师母一样,只敢偶尔小小的暴露一下。

  当我进屋的时候,师姐立刻迎了上来问我道:“相公,你今天去哪儿了?怎
么一天都看不到人影?我担心死了!”

  “嘿嘿!妈让我去做些事儿,结果出了点儿意外。”在解释的时候,我并没
有说明什么意外。要是让师姐知道我被师弟肏了屁眼儿……实在想不到她会是什
么样的反应。

  就在师姐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师弟走了进来。看着一身居家、有些轻薄衣裙
的师姐,眼中淫光一闪的说道:“嫂子,对不起!今天给师兄添麻烦了。”

  师姐身上的打扮不暴露也不很透明,但是却把上半身的线条完全展现出来,
再加上灯光的映照,给人以朦朦胧胧的美感。看到师弟之后,师姐握着我的手微
微一颤,看来师弟身上那特有气息对师姐的影响不小。就在师姐呼吸有些急促的
时候,师弟做出了大胆异常的行为——倒在了师姐的怀里,并伸手揽上了她的腰,
然后说道:“嫂子!我和师兄一天没吃东西,饿死啦!给我们弄点儿吃的吧!”

  师弟那熟练的动作、毫不做作的神情实在是太真实了,就像一个向姐姐撒娇
的少年一样。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真实目的,我绝对也会被骗过去。对于他这样的
演技,我并不意外。我想,在成亲以前,他一定经常这么对若雪师妹和二娘揩油。

  师弟可怜兮兮的目光、撒娇的语气,令人无法把他的行为和揩油联系在一起。
在被抱住时身体有些颤抖的妻子,脸立刻红了,不过红的原因却是觉得把师弟的
行为和占便宜联系在一起。她不清楚的是,怀里一脸可怜神情撒娇的年轻人,心
里想的就是占便宜。

  娘子努力忍着身体的颤抖,轻轻推开了环着自己的腰、枕着自己肩膀的师弟,
然后向后屋走去。当后屋响起做饭菜的声音后,师弟色笑着把我搂在怀里,一边
揉搓着我的丰臀、一边轻声的问我道:“师兄,嫂子抗拒不了我。如果你不阻止,
今晚我就能让她在我身下伺候,你真的愿意把她给我吗?”

  “嗯!师兄……希望你能占有你嫂子。我希望你嫂子能再骚一点儿。”我轻
声的说道。

  师弟的回答是一阵坏笑,然后给了我的深深的一吻。当炒菜的声音停下来后,
我们立刻正常的聊天儿起来。妻子做了很多好吃的,都是我爱吃的菜色。我们三
人一边吃着香喷喷的饭菜、一边聊天儿喝酒着。娘子的酒量很好,比我要好、也
比师弟好。当我和师弟“醉倒”的时候,娘子只是脸色稍红而已。看着醉倒的我
和师弟,娘子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扶着我进了卧室休息。当她想扶师弟去客房床
上休息的时候,师弟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在她为突来的变化错愕不已的时
候,师弟已经压住了她的双手,然后激情的吻上了她的唇。

  短暂的错愕之后,师姐立刻挣扎起来。在一阵阵,闷哼声中,她不停的推拒
着师弟。听到客房里挣扎声的我,立刻运起了无声消息术走了过去。当看到师弟
压在娘子身上强吻的情景后,我兴奋的瞪大了眼睛。这……是师姐第一次在清醒
的情况下被轻薄。

  在师弟身下的娘子,她的挣扎完全是本能,因为她并没有运功。而随着师弟
霸道的吻,娘子的挣扎也越来越弱,我很清楚,师弟身上的气息令妻子渐渐放弃
了挣扎。发现妻子的挣扎弱了之后,他也放开了禁锢妻子的双手,开始爱抚起妻
子诱人的身体来。师弟的双手一只撑在妻子的身旁、一只撩起了她的长裙后伸了
进去。当师弟的手伸进妻子的长裙后,立刻在她的美腿上爱抚起来。

  师姐的美腿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这样抚摸,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
在呻吟中,原本象征似的推拒师弟身体的双手,忍不住的环上了他的脖子。我实
在想不到,师弟竟然这么简单就令我美丽的妻子迷失了。看着妻子那长裙被撩起
后露出的雪白美腿,我的心中激动不已,因为那双美腿正被我之外男人的手抚摸
着。师弟的手法并不是非常的高明,但是每次捏弄都令妻子发出了娇媚的叫声。

  在我的注视下,师弟的色手来到了妻子的大腿内侧,然后缓缓的向师姐最隐
秘的地方摸去。最初的时候,师姐还想抵抗,但是当师弟几次碰触她那阴毛稀疏
的阴户后,她还是缓缓张开了双腿,任由师弟的手在她美丽的阴户探索。当两根
手指插入阴户后,淫水儿被挤出的生意立刻传进了我的耳里。

  “师姐、娘子,腿再张开点儿,我想看师弟的手指在你的屄里插。师弟,再
大力点儿,我要听娘子更骚媚的声音。”我在心里大声的呐喊道。

  就像是听到了心中的呐喊似的,师弟手指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娘子的双
腿也越张越开,我渐渐的可以清楚的看到师弟的手指在娘子阴户里抽插的情景了。
而和师弟拥吻的娘子,嘴里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诱人了。当师弟的手
指在娘子的阴户里插了半刻钟左右的时间后,她发出了一阵娇媚、高亢的呻吟,
而她的阴户里也喷涌出了大量的淫水儿。当淫水儿喷完之后,她一脸舒畅的瘫软
在床上。

  看到师姐的表现后,师弟一脸得意的分开了两人纠缠的唇舌,然后说道:
“嫂子,你好迷人啊!”

  “小坏蛋!竟然这么欺负嫂子,还不放开我!”娘子一脸娇嗔的说道。虽然
这么说,不过她明白,师弟今天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放开你?先不说师弟我会不会放,如果我放了,嫂子你真的会开心吗?”
说完后,一脸得意的把满是淫水儿的手指在娘子眼前晃了晃。

  看到师弟手指上的湿迹,娘子的脸立刻红了,然后娇嗔着说道:“小坏蛋!
你要是再羞我,我就真的生气了。”

  看到这个情景,师弟坏坏一笑,收回手指后就埋头进了娘子的胯间,然后把
娘子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就吮吸起她的阴户来。突来的袭击,令娘子立刻惊羞的娇
嗔道:“你干什么啊?那里怎么能……舔啊!脏!不要啊!”嘴里虽然这么说,
但是身体已经人不住快感的扭动起来。

  舔弄着妻子的阴户、听着妻子骚媚的叫声,师弟兴奋的大力舔弄了几口,然
后一脸兴奋的抬起头,嘴边儿带着淫水儿的亮迹说道:“嫂子的这里一点儿都不
脏,舔起来很香。能舔嫂子的这里,师弟我开心死了。”说完后,立刻再次舔弄
起来。

  看到师弟舔弄自己的阴户,妻子开心极了。虽然我也给她舔过几次,不过她
都以太脏为由草草的就结束了。这次师弟强硬、不容拒绝的行动,令妻子体会到
了以往被我舔弄感受不到的异样快乐。看着在她胯间埋头舔弄阴户的师弟,近些
日子的幻想在脑中浮现,淫水儿汹涌喷出的同时,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娇媚的呻吟。
在呻吟中,妻子忍不住想到“好舒服,好想把身体给师弟享受。我……好想和师
弟肏屄啊!”

  师弟不停的吮吸着妻子的阴户,在妻子淫媚的浪叫还有汹涌淫水儿的刺激下,
师弟一边吮吸、一边飞速的脱起了身上的衣服。当脱光自己的衣服之后,师弟伸
手就要去解妻子的衣带。不过当他看到妻子脸上的挣扎之后,手立刻停了下来,
然后一脸期待的问道:“嫂子……可以吗?”

  师弟的询问令妻子心中最后的一丝抵抗也消失了,对师弟温柔的一笑之后,
自己主动脱下了衣服。由于紧张,妻子的手有些颤,衣服脱得有些慢,当她把最
后的肚兜仍在地上后,师弟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然后调笑的说道:“嫂子,如
果你是故意的,那也太会挑逗人了。你看我的鸡巴,都硬成什么样儿了。”

  的确,刚刚妻子羞涩的脱下衣服的情景很诱人。任何男人看到美女、尤其还
是别人妻子当面儿脱衣服的情景都会忍不住。就连我挺立到极限的鸡巴都因此跳
了几下。

  “硬点儿好啊!嫂子现在就喜欢硬的!”妻子说出了令我还有师弟吃惊的挑
逗话。

  妻子说完之后,立刻就趴在了师弟的胯间,然后说道:“刚刚你伺候了嫂子,
现在该嫂子回报你了。”说完后,就张嘴把师弟那比我大上不少的鸡巴吞进了嘴
里。由于经验不是很多,她最多也就能吞下一半儿左右,而且还非常的不熟练。

  看着妻子在他胯间努力的情景,师弟温柔的爱抚着妻子的背、臀,在师姐服
侍和一会儿之后,他就把妻子扶起,然后坏笑着问道:“嫂子,这是你第一次当
红杏吧?”虽然是疑问,但是眼中的神情却是确信。

  “嗯!你这小坏蛋,也不知道身上有什么魔力,嫂子一看到你身上就发软,
连背叛相公的事儿都做出来了。”妻子一脸羞涩的说道。

  “呵呵!嫂子放心,弟弟我一定让你满意,让你不后悔出墙。下次看到我的
时候还想给我肏. ”师弟一边说、一边抱着妻子倒在了床上。

  妻子趴在师弟的身上,呼吸急促的看着师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直到师弟
双手抱着她的丰臀,才配合着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嫂子,第一次就由你来主动吧!弟弟我今天随你欺负。”师弟一脸坏笑的
说道。

  妻子听了之后,使劲儿锤了师弟一下,然后嗔怪的说道:“小坏蛋!明明是
你欺负嫂子,说的却像我勾引你似的。”

  “嘿嘿!谁让你是成熟美丽的嫂子,而我只是十七岁的师弟了?被人抓到,
大伙儿都会说你勾引我。”师弟一脸坏笑的说道。

  “小坏蛋!竟然这么说嫂子,看我怎么教训你!”妻子一边说、一边握住了
师弟挺立的鸡巴,阴户对着那粗大、不该属于他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鸡巴就坐了
下去。“咕唧”一声之后,妻子粉嫩的阴户就把师弟粗大的鸡巴整个吞了进去。

  “啊——好舒服啊!”师弟和妻子一起发出了舒爽的叫声。

  师弟和妻子舒服,躲在外面的我也舒服的很。看着妻子骑在师弟身上的背影,
我忍不住撸动起鸡巴来。当妻子诱人的丰臀在师弟的身上抛动起来后,我差点儿
忍不住呻吟出声。就在我的眼前,妻子终于给别热肏了,而且还是背着我和师弟
偷情。不过此时的我一点儿都不生气,因为……我喜欢,喜欢被戴绿帽子、喜欢
当王八!妻子光着屁股骑在男人身上,对我而言是享受,绝对不是屈辱。

  “啪啪啪啪……”随着妻子在师弟的身上耸动,每次起落都会有清脆的肉体
拍打声响起。在这淫靡的声音中,妻子发出了骚浪的呻吟。由于是第一次,妻子
还保留着最后的矜持,并没有发出毫无顾忌的浪叫。虽说没有淫贱的浪叫,但是
她身下的师弟依旧舒服的很。他的鸡巴不停向上挺动,一次次冲击着师姐的阴户。
我看得出来,师姐不是师弟的对手,两人交战的最终结局绝对是以妻子惨败告终。
虽然必定失败,但妻子还是努力对抗着,丰臀不停的起落,和师弟顶上来的鸡巴
一次次亲密结合。在一次次的结合中,她兴奋的浪叫着、大声的呼喊着。

  师弟看着妻子脸上的淫态,心中兴奋不已,双手时而揉搓师姐的美臀、时而
揉搓师姐的巨乳,给师姐带来了无比的快乐。再加上他配合着师姐起落挺动的鸡
巴,师姐感受到了远超和我肏屄时的舒畅。看到这个情景,我清楚的明白,妻子
一定会爱上师弟的鸡巴、爱上和师弟肏屄的感觉。以后,她大概再也无法拒绝师
弟乐。

  师姐在师弟的身上耸动了不到一刻钟,她就发出了一声骚媚入骨的浪叫,然
后在浪叫中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当身体的颤抖停止后,她一脸舒爽的倒在了师
弟的怀里。妻子……高潮了,剧烈、远超我给予的高潮了。看着师姐脸上那前所
未有的满足神情,我在嫉妒的同时又兴奋非常,因为我的妻子第一次享受到了其
他男人给予的高潮。

  当妻子正回味着舒爽的高潮时,师弟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粗大的鸡巴打桩似
的在妻子的阴户抽插、肏干起来。在疯狂、凶狠的肏干下,高潮未退的妻子发出
了一阵阵骚媚的呻吟。双手紧紧搂着师弟的脖子,双腿紧紧盘着她的腰,努力承
受着师弟那意在征服的肏干。

  我和妻子明白,师弟是要征服她,让这个美丽的嫂子成为他粗大鸡巴的俘虏。
我的心中期待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妻子却不想,她想要的是让师弟迷恋她,
而不是自己被征服。所以她进行了抵抗——徒劳的抵抗。

  “嫂子!给我大声的叫!说我的鸡巴厉害!我的鸡巴肏的你舒服!我的鸡巴
让你爽上天啦!”师弟一边肏、一边大声的命令道。

  “小屁孩儿……你尽管肏吧!嫂子我……全都受着!你的鸡巴像肏服嫂子…
…没门儿啊!”妻子大声的回应道。

  对妻子的抵抗,师弟只是报以坏坏的一笑,然后继续疯狂的肏干起来。一刻
钟、两刻钟、半个时辰,妻子在师弟的肏干下已经高潮了四五次,而妻子嘴里的
抗争也早已经变成了哀求。在多次高潮之后,妻子早已经投降了,但是师弟的凶
狠肏干还没有停。

  “师弟……嫂子求求你……饶了嫂子吧!再肏下去……嫂子会被你肏死的!”
师姐虚弱的哀求道。哀求的嫂子,连动都动不了了。

  就在妻子的哀求声中,师弟大吼着射精了,大量的精液喷射进了妻子的阴户
里。在大量精液的浇灌下,妻子又一次高潮了。不过这一次,妻子的脸上露出了
解脱的笑容。不过她的笑容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师弟在稍稍平息之后,竟然又开
始大力肏干起来。

  “师弟!求求你……别肏了!嫂子……真的会被你肏死啊!”师姐一脸惊恐
的哀求道。

  “告诉我,你是谁!”师弟一边肏一边大声的喝问道。

  “我……我是你嫂子啊!”妻子娇弱的回答道。

  “给我认真回答!把你所有身份都给我说出来!”师弟一边命令、一边继续
大力肏干着。

  “我……我是你的嫂子!我是华山派大师姐、我是豪侠山庄少夫人、我是吕
凡的妻子、我是……苏云啊!”妻子一边承受着疯狂的肏干、一边哀叫着说道。

  “苏云,你现在在干什么?”师弟又问道。

  “我在肏屄!”妻子回答之后,立刻讨好的补充道:“我在背着相公……和
师弟肏屄!师弟的大鸡巴……肏的嫂子……舒服死啦!”

  “把你的身份和现在做的事情一起说出来!”师弟又命令道。

  “华山派大师姐在肏屄、豪侠山庄少夫人在和师弟肏屄、吕凡的妻子正背着
他和男人肏屄、我苏云……正不要脸的和师弟肏屄啊!”师姐大声呐喊着说道。

  虽然这些话是师弟强迫妻子说的,但是妻子在说出这些话后,心中并没有一
丝的厌恶,反而充满了解放的快感。看着在自己身上起伏的师弟,她没有一丝的
怨,只有爱恋和遗憾。爱恋着让她成为淫妇的男人、遗憾自己无法完全满足他。

  “以后我想肏你的屄,你愿意给我肏吗?”师弟暂时停下了肏干,一脸温柔
的问妻子道。

  “只要你希望,嫂子随时随地给你肏. ”妻子一脸痴迷的回答道。

  听到师姐的话之后,师弟坏坏的笑了,然后轻声的说道:“这次就算了,你
现在已经没力气了。下次,我要在师兄的身边肏你。”

  “嫂子……随时等你来!”妻子一脸痴迷的说道。

  听到妻子的回答后,师弟缓缓的抽出了鸡巴,然后说道:“要是嫂子你再骚
点儿就好了,那样师弟我就能爽两次了。现在……我只能回去肏我的骚娘子们了。”

  妻子听了师弟的话后,脸上抱歉的一笑,然后轻声说道:“师弟!以后嫂子
一定会努力满足你。”

  “嫂子,想满足我很简单。只要找师傅商量就好了,他可以立刻教会你一套
床上用的功法。我的若雪娘子和二师娘就学了这套功法,现在每天伺候的师弟爽
死了。”师弟坏坏的对妻子说道。

  “真的?那我去问若雪和二娘。”妻子一脸惊喜的说道。

  “那你只能自己练,想快速的学会,只有在床上向师傅虚心讨教才可以。”
师弟坏坏的说完后,穿好衣服就离开了。

  听到师弟的话后,妻子一脸的羞涩,在想了一会儿之后,她突然意识到一个
问题——只有在床上向公公讨教才可以?那若雪师妹……“小骚货,连师丈都勾
引。”妻子轻声的笑骂道。

  在妻子躺在床上恢复体力的时候,我和师弟眼神交流了一下。他眼中的意思
我很清楚,妻子以后给他玩儿,他的妻子我也可以勾引。想到若雪师妹那不比妻
子差的美丽身体,我的嘴角坏坏的扬了起来。在坏笑中,我回到了卧室睡下了。
当我躺下有一会儿之后,妻子捧着衣服、赤裸着身体躺在了我的身边。

  “相公,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接受我做淫妇,但是……我已经是淫妇了!
对不起!”说完后,她在我的脸颊轻吻了一下,然后在我的怀里睡下了。

  ……

  第二天一早,我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看着身边赤裸的妻子,我缓缓的起身。
当妻子想要起来的时候,我轻声的说道:“不用起来了,你再休息一会儿吧!”

  听了我的话后,妻子的脸一红,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当我出去后,她轻声
的说道:“相公,我真的和别人偷情了,你……能接受吗?”

  无人能听到的话说完后,妻子躺在床上抚摸着我刚刚躺过的地方,然后轻轻
的叹了一口气。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我在不远处低喃道:“能,无论你做了什么,
只要你心中爱的是我我可以接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