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办公室下药轮暴老师
办公室下药轮暴老师

  周一早上来到学校,这周都是复习和自习课,我们班的老师都是安排在上午,讲讲复习要点和答疑,下午自习为主,关老师有时会来看看,上午也有一节是关老师的课,课上关老师照常给大家复习,看不出什么异常,不过关老师一下课就快速离去,似乎并不想在教室多待。课间,我们三人悄悄聚在一起,「怎么样?

  准备好了没?「

  「我没什么准备的,」张昌耸耸肩。

  龚纯点点头,「我都准备好了,都在书包里。」「不过我还是有点疑问,这贱货不会报警吧?」龚纯终归还是有点不放心。

  「放心啦,」张昌拍拍龚纯,「都玩过这么多个了,你还怕啥?下手干净利索点,等我们玩够了,她再去报警早就没证据了,我还可以说她猥亵学生呢,中国没有女强奸男的说法嘛。」「真要是那样,就让张昌去解决,」我笑道,「这种可能性不大,你也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从对你我的区别对待就知道了,她可不是个坚贞不屈的人啊,反而是欺软怕硬。再说她的年纪也不小了,女儿都比我们大,到时候想方设法遮掩的只会是她。所以啊,等着中午慢慢爽吧。」三人对视一眼,都在盼望着中午来临。放学铃声响起,我们三人慢悠悠的走向音乐教室所在的楼,等我们到了楼下,放学高峰期已过,否则逆着人潮连楼都上不去。按照张昌的提示我们转了几个弯来到进入音乐教室的楼梯,楼梯道里的铁门虚掩着,我们互相看了看,李明玥肯定在楼上等着呢,这女人还真是锱铢必较啊。

  龚纯先一步上去了,我们落后几步,并把铁门从里面关上。可能是听到声音了,当我们走到楼上的时候,李明玥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龚纯很不耐烦的训斥道,「怎么回事?让你交检讨,怎么拖到现在?就你这不端正的态度,是不是想不及格啊?」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责骂,我们以为龚纯要动手了,可谁想龚纯居然唯唯诺诺,点头哈腰,我们面面相觑,这小子想干嘛?李明玥这时看见站在楼梯下面几步的我和张昌,她对我俩倒是有印象,面色略有缓和,还带着几分疑惑,「你们怎么来了?」我俩指指龚纯,「我们等他一起放学。」李明玥哦了一声,神情更加疑惑,估计在猜测龚纯的身份,是怎么和我俩混到一起的,难道也是什么二代?语气缓和了下来,「嗯,看你认错这么诚恳,检讨书就不读了,交给我就可以了。」说完转身回到房间,在办公桌前坐下,等着龚纯把检讨交给她。

  我撇撇嘴,这个时候还摆谱,不过正好,进了房间就是发出什么动静也传不出去了,龚纯走进房间,把书包放下,从书包前面的小口袋掏出一张写满字的纸递给李明玥,李明玥接过去低头看了起来,没有发现我和张昌已经悄悄地站在了门口,我双手背在后面,手上已经多了一条毛巾。

  我和张昌都有点惊讶,龚纯还真写了检讨啊,都准备轮奸这位熟女老师了,还写检讨干嘛?,但很快我们就发现不对,因为李明玥的脸色发生了剧烈变化,惊讶、不可置信,羞愤、恼怒,到最后的勃然大怒、气急败坏,整个人猛地一拍桌子,脸色通红的指着龚纯大骂,「你……你这个混蛋,无耻之尤……」话音都有点颤抖了,我和张昌张大嘴,龚纯写了什么东西,把女老师气成这样。龚纯这时抬起头,笑嘻嘻的说道,「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啊。」李明玥再也忍不住了,一步向前,一巴掌就扇了过来,被龚纯一下拽住手,,「李老师不要激动嘛。」李明玥眼神愤怒无比,另一只手高高扬起,却被人一下按住,接着就反剪到背后,同时传来一声关门声,李明玥这时才惊慌失措的发现,三个学生都进入了房间,门被关上了。

  我一只手反剪李明玥,另一只手上拿着刚刚准备好的沾满乙醚的毛巾捂住了李明玥的口鼻,龚纯按住她的另一只手和上半身,张昌按住她的腿,动弹不得的李明玥很快失去意识,整个人软倒在我怀里,我松开毛巾,三人一起把李明玥扔到小床上,我则迅速将窗帘拉严实了,龚纯顺手打开灯,张昌则已经迫不及待的伸手揉捏着熟女音乐老师的大奶子,「手感真不错。」同时把手里一个瓶子里的液体慢慢灌入李明玥口中。

  我一指李明玥,「喏,你们先去爽吧,我看看龚大少写了什么,把人气成那样。」龚纯嘿嘿一笑,「这女人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别人。」说着走向女老师了。

  张昌见龚纯过来了,知道今天龚纯是主角,准备让给龚纯,龚纯摇摇头,「我又不急,你先来呗,我怎么感觉你憋得够呛啊。」这个周末,张昌确实没尽兴,听龚纯这么一说,也不客气,便开始动手解开女老师的衣服。李明玥今天没课,也没什么正式安排,所以就穿了一件黑色连衣短裙,配黑丝高跟,很快衣服就被张昌七手八脚的扒下来扔到一边了,从书包里掏出一条药膏,开始涂抹在李明玥的敏感处,「我说龚大少,你这药效果不咋地啊,那天用在关老师身上都没啥用。」龚纯也听说那天的事了,「这种东西也不是人人有用啊,意志力强的,效果就不行啦。你还真指望女人被下了药就变成你的奴隶,对你百依百顺啊。」张昌想想也是,转而专心对付起女老师成熟丰腴的肉体,「多久会醒?」正看着龚纯检讨书的我顺口答道,「很快,剂量很小,你们最好先把她固定起来。」「这个我来,我在行,」说着张昌开始忙活起来,把李明玥四肢用绳子绑住,另一端系在床下面的四根支架上,这中间自然免不了揉揉捏捏,揩揩油,同时拿出一条毛巾把李明玥的嘴堵住。另一边的我坐在女老师的办公椅上,摇头感叹,「龚大少,就你写的这玩意,也难怪李明玥居然要当场动手,换了是我,也非得把你打死不可。」我这么一说,张昌也来了兴趣,看着笑而不语的龚纯好奇地问道,「写了什么?写了什么?」我咳咳嗓子,用很正式的语气念了出来,另一边把女老师绑好的张昌也不急着操干李明玥了,坐在床边,一边抚摸着李明玥的乳房,一边听我念。龚纯坐在床位,捏着女老师的丝袜小脚,也饶有兴趣的听我念检讨书。

  「亲爱的李明玥老师:我是高一二班的龚纯,我怀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诚挚的向您道歉,我不应该在上星期五的音乐课上睡觉,这是对您的极大不尊敬,在这里我再次向您道歉。」读到这,我换了口气。

  「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张昌疑惑的眨眨眼,手无意识的在女老师的乳房上画圈,明显正在思索。

  「别急,还有下面呢,您是如此的的美丽风骚,窈窕诱人的体型,高耸的乳房,还有那短到大腿根部的制服套裙,无时无刻不在散发荷尔蒙的味道,深深地吸引着我。可是我居然不能抵挡睡魔的侵袭,居然睡着了,而不是一直动不动的盯着您的大腿和乳房,这实在是太不可原谅了。」我读的简直是佩服至极,今天要不搞定李明玥,就凭这张纸,就可以把龚纯开除了。

  「噗,」张昌当场就喷了,手一下重重的捏住李明月的乳房,留下了鲜红的指印,「卧槽,龚大少你特么什么都敢写啊?」龚纯脸带笑意,「她不是要检讨么,那我就给她一个呗。」我继续念下去,「我再找几句有意思的念念,我对我的行为感到羞愧,下定决心进行改变,所以我要在对您进行视奸的基础上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用我那粗壮的老二塞满你饥渴淫荡,渴望男人充实的骚穴,让您体验到在学校这个神圣的地方被自己的学生送上高潮,爽到爆炸的感觉。」我停了下来,表示需要休息一下,这特么真辣眼睛啊。

  张昌也忍不住了,伸手摸摸李明玥已经湿透了的小穴,「你这药还真有用啊,我还以为是假货呢。」说着翻身上床,压在李明玥身上,挺枪跃马开始真刀实枪的操干起来,「嘿嘿,就让我先来在学校这个神圣的地方享用高高在上的女老师吧。哇,真不错,挺紧的,估计有段时间没被人干过了,而且水也多。」似乎是被张昌插入的强烈刺激,李明玥嘤咛一声,慢慢苏醒过来。

  缓缓醒来的李明玥马上发现了自己的悲惨处境,一个自己熟悉的男生正趴在自己身上用力的耸动着,被揉捏的乳房和下身传来的饱满充实的抽插感告诉了她发生了什么,她被自己的学生强奸了,李明玥下意识的就要大声呼救,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哼声。张昌得意的挺动着下身,插的李明玥不断发出闷哼声,「亲爱的李老师,怎么样?我的大肉棒插得你爽不爽?」李明玥拼命摇头想要反抗,无奈被捆得结结实实,余光扫过,发现旁边还有两个身影,心更是沉到了谷底,知道自己今天难逃恶运了。

  龚纯冷笑着站起身走到李明玥身边,伸手在李明玥浑圆结实的乳房上摸了一把,「李老师,教训我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我的检讨书写的很合你心意吧,现在是不是很爽啊?」李明玥绝望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明了,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了,可她不明白,我和张昌为什么会陪着龚纯一起?难道龚纯也是什么有钱有势人家的吗?

  我适时的补上了一刀,「李老师,我来向你介绍你一下,这位是龚纯,龚大少,你明白了吗?」李明玥一怔,龚这个姓在我们这不多,但也有一些的,可值得我和张昌专门介绍,并帮他做下这种事情的无疑只有一户人家,想到这点,李明玥更加的绝望了,因为她知道,或许只有她豁出这条命才能在事后给我们造成一些麻烦,而她还有她的家人只怕下场都不会好。

  张昌这时也迫不及待的开始表现自己的功劳了,伸手从旁边的书包里摸索出几张照片,「来,李老师,这几位你认识吧?」一叠照片展示在李明玥面前,李明玥眼神收缩,身体僵硬,这是几张刚拍的照片,上面的人她再熟悉不过,她的父母和女儿,照片是偷拍的,但很清晰,李明玥满脸惊恐,「呜呜呜」的拼命哀求着,张昌舒服的呻吟道,「夹得好紧啊,反应真特么大。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人办事效率真高啊,前天说的,昨天北京的照片就来了。」说着又开始抽插起来,肉棒在女老师的小穴里不断进出,带出股股白浆。李明玥更加惶恐,这意味着我们的触角可以伸到北京,至少她女儿这种普通学生难逃我们的魔掌。心理上的恐惧加上身体上的摧残,李明玥眼神绝望而涣散,仅余下最后的一点自尊强撑着自己。

  龚纯微笑着抚摸着女老师的脸蛋,「就看老师你是否配合了,不配合也没关系,你女儿也是一样的嘛。」这句话打破了李明玥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流着泪哀嚎着,张昌更加得意的玩弄着女老师的肉体,下身不断发出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趴在熟女老师身上卖力的耸动着,嘴在女老师的乳房上乱啃一气。龚纯顺手扯掉女老师嘴里的毛巾,李明玥刚想叫出来,龚纯比划了一个闭嘴的手势,李明玥吓得硬生生的把声音缩回喉咙里。龚纯满意的点点头,「乖,听话,不然我保证过两天你会见到你女儿比你还要爽的场面。」被恐吓的李明玥低声哀求,「放过我女儿吧,我保证听你们的。」这种中年离异熟女,尤其是像这种外表冷酷的,大都内心脆弱,外表只是伪装,面对远超他们的强权,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女,什么屈辱的条件都能答应下来。尤其是李明玥很清楚的知道了我们三人的身份,对于她来说,唯一的希望就是保护住自己的女儿,至于她自己,只能认命了。

  龚纯继续慢斯条理的笑道,「这是对你的惩罚,只要你乖乖接受惩罚,那我保证你女儿什么事都不会有。」听到这话,李明玥明显神情松了几分,默认了龚纯的话。女老师被男学生强奸,还变成了学生对老师错误的惩罚,可李明玥毫无办法,这个世道只以实力来说话,她惹上了龚纯,面对龚纯的报复就只能任命,除非她打算拼命,但很明显她并没有这个打算。

  张昌面对着完全放弃抵抗的李明玥快速的操干着,我恶趣味发作,又念起了龚纯的检讨书,故意憋着嗓子,「我会把您按倒在地上,掀起你那短短的裙子,扒下你风骚淫荡的内裤,慢慢的插入老师的小穴,一下下,每一次的深入都将引起老师您的尖叫,让您体会到从未有过的快感,」配合着我抑扬顿挫的读书声,张昌一下下有节奏的在李明玥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每一次进出都和我的话相对应,可怜的李明玥作为老师,哪里经受过这种场面,自己被学生按在床上奸淫,旁边还有学生念这种对自己的意淫,哦,现在不是意淫了,而是实际的描写。再加上之前面对自己被玩弄,家人被威胁的巨大精神压力,李明玥一声尖叫,晕了过去,身体无意识的开始颤抖,也不知是被张昌干的,还是被我的话刺激的,就这么迎来了高潮。

  张昌一阵哆嗦,也立刻交货了,「我日,毫无防备啊。」张昌拔出软掉的肉棒,带起一溜白色液体,「草,王安,你这念的太他妈销魂了,简直是恶心人啊,你学什么不好,这声音阴阳怪气的,被你吓的我都软了。」说着不满的在李明玥身上又重重的捏了几把,李明玥吃痛的发出闷哼,慢慢转醒。

  我哈哈大笑,「那是你自己不行,别忘了前两天的比试。」张昌顿时哑火,顿了下,愤愤不平的说道,「那只是偶然,不信下次再来。」我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你。」那边,龚纯招呼我,「你过来爽爽?」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但李明玥仍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屈辱。我暗自笑道,很快你就知道什么叫真的屈辱了。我上前解开捆住李明玥的绳子,我可是喜欢后入式啊,把李明玥拉起来,站在床边,露出的肉棒抵到了李明玥嘴边,李明玥一愣,继而委委屈屈的张开小嘴,将我的肉棒吞了进去,挺生疏的,但绝不是第一次,因为她的心理抵触并不大。

  这种生疏的口技并不能为我带来太大的快感,但心理上的满足感可不少,「李老师,没想到你还会口技啊。」李明玥没吭声,旁边的张昌倒是来了兴趣,「哦?李老师还替人口交过?」感觉肉棒硬了起来,我拔了出来,把李明玥翻过来摆成狗爬式,拍拍女人丰满的屁股,「问你话呢?快说!」李明玥身子一抖,不情不愿的慢慢开口了,最后的自尊也在这些话语中化为了无有,「我给我老公口过几次。」我慢慢插入,舒了一口气,「别骗我啊,你和你老公早就关系不好了,还会给他口?」李明玥不想回答,但被我又打了一巴掌,「还是前些年的事了,这几年再没有过了。」「我就说嘛,怪不得那么生疏,没关系,有我们兄弟在,你很快就会精通口技了。」旁边的张昌和龚纯都笑了起来,「对了,李老师,你平时为什么都穿的这么性感啊?」我伸手抚摸着女老师的乳房,女老师只要一犹豫不想回答,我就重重的捏一下,李明玥无奈只能配合着我们的摧残。

  「爱美,搞艺术的女性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到了这个年纪,更不希望自己被别的女人,还有那些年轻的小姑娘比下去。」李明玥带着几分喘息回答道,药效完全发作了,李明玥的反应变的有点慢,我们问什么她说什么,最主要还是她不敢反抗嘛。

  「这倒是,学校这些女老师一个个穿着打扮性感时尚,正是适合我们这些男学生操干的啊,你说是不是?」我伸手又是一巴掌。

  李明玥哪敢说不,「是……」旁边两人饶有兴趣的听着我们的对话。

  「操的真爽,李老师,平时可是有许多男生在意淫你们这种熟女老师的啊,说实话,面对那些男学生的目光,你是怎么想的?」我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有点窃喜,觉得自己还没有失去吸引力,但也不会太在意,毕竟这些学生连正眼都不敢多看,都是偷偷摸摸的看几眼。」李明玥如实回答。

  「是哦,有贼心没贼胆,不像我们,」说着我用力的挺了几下换来李明玥一声娇吟,「那那些男老师,男领导呢?」「有那么几个色鬼,」李明玥目光迷离,「但大部分也都是奸夫淫妇,你情我愿,旁人只当不知道。个别有能力用强的,大家更不愿招惹是非了,真被看上了只能自认倒霉。」说到这,可能想到了自己,李明玥声音低了下来。

  「看来你的运气不怎么好啊,偏偏惹到龚大少头上,」我抚摸着女老师秀发,「那有人找上你吗?」李明玥沉默了下,「之前有人暗示过,不过我当没听见,也就算了。那些上了年纪有权有势的现在更喜欢那些鲜嫩可口的小女生。」我接过话头,「倒是我们这些小男生喜欢你们这种成熟多汁的熟女,可惜那些男生也就是看看而已。」李明玥没吭声,默认了我的话。

  「这么说来,你还要谢谢我们咯,不然你这独守空闺多寂寞啊,说,是不是?」我拽着李明月的头发把她的脸转过来。

  李明玥被我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坏了,连连点头,「是,是。」我满意的一笑,放过了她。

  「我说王安啊,」张昌饶有兴致的看着女老师像小狗一样被我从后面操干着,「你就这么喜欢后入式?我发现你操了这么多女人都用的这个姿势啊?」「是啊,」我眯着眼睛感受着女老师小穴的爽滑,「征服感强烈啊,强迫老师长辈摆出这种狗爬式,让她们的尊严荡然无存,多棒啊。再说了,这种姿势操起来也很方便啊,尤其是这大屁股,」说着我用力的拍打了几下,李明玥连连发出娇吟,「一边奸淫熟女老师,一边玩弄她的大屁股,不要太爽啊,是不是啊?

  李老师。「

  被我的话羞得抬不起头的李明玥感受到皮鼓被不断拍打的疼痛,哭泣着哀求,「是,是,求求你轻一点吧。」「好啊,那你说说看被学生的大鸡巴操的爽不爽啊?」我手上的力量一点也没减轻,「一个字都不准少!」李明玥只求不要再受折磨,犹豫了一下,又被狠狠的打了两下后,哀嚎道,「喜欢,老师喜欢被你的大鸡巴操。」在三人的狂笑声中,我放过了屁股一片通红的女老师,转而在她身上其他地方游走。

  接下来,我一边操干熟女老师,一边问她一些很羞耻的问题,和老公多久没做爱了,以前多久做一次,感觉如何,我们和她老公谁厉害,反正越羞耻越好,李明玥刚开始很抗拒,但一旦不听话就免不了被打屁股,捏奶子,为了减轻痛苦,只好一点点回答。随着无奈的回答越来越麻木,最后完全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任我们摆布。也就在这一问一答之间,我也在这熟女老师身上发泄了一回,顺便把她也送上了高潮。可怜的女老师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半点没缓过来,看向我的眼神里满是恐惧。

  我站起身到一边穿好衣服,这种共同玩女人的经历也是加深我们之间关系的一种方式,所以我并不抗拒,看看时间不早了,我对龚纯说,「时间不早了,不打扰你来享用熟女老师了,我和张昌先走了啊。」龚纯摆摆手,兴致勃勃的打量着瘫软在床上的女老师,眼中露出奇光。

  张昌倒是还想再玩玩,可看看时间,只好与我一起出门,要下楼时,隐约听见房间里传来龚纯的声音,「来,李老师,麻烦你把我的检讨书读一遍可以吗?

  【完】